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基于乡村文化传承的精准扶贫模式研究

桂俊荣

引用本文:
Citation:

基于乡村文化传承的精准扶贫模式研究

    作者简介: 桂俊荣(1974— ),女,湖北武汉人,副教授,博士。主要研究方向:设计思想及其理论.
  • 中图分类号: G122

Research on the Model of Precise Poverty Alleviation Based on the Inheritance of Rural Culture

  • CLC number: G122

  • 摘要: 针对贫困地区实施扶贫是中国消灭贫困的基本举措。进入21世纪精准扶贫将扶贫工作进一步推进。农村问题中的两个核心:乡村文化建设和经济建设可通过精准扶贫融合进行。以乡村文化为动力带动农村经济建设,发展具有乡村特质的经济模式,实现乡村文化传承与扶贫工作的共赢。基于此,着重探讨具有乡村文化特质的精准扶贫的新模式,在新模式下强调农民主体参与,教育加持及共建共享等核心问题对于精准扶贫工作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
  • [1] 汪三贵,郭子豪. 论中国的精准扶贫[J]. 贵州社会科学,2015,5:147 – 150. doi: 10.3969/j.issn.1002-6924.2015.03.025
    [2] 费孝通. 乡土中国[M]. 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0:5.
    [3] 任超,何仁伟. 乡村文化的困境、传承与未来[J]. 荆楚学刊,2016,17(4):29 – 39. doi: 10.3969/j.issn.1672-0768.2016.04.006
    [4] 陈来. 传统与现代:人文主义的视界[M].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31.
    [5] 刘解龙. 经济新常态中的精准扶贫理论与机制创新[J]. 湖南社会科学,2015,4:156 – 159.
    [6] 赵旭东. 中国乡村文化的再生产[J]. 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7(1):119 – 127.
    [7] 孙庆忠. 离土中国与乡村文化的处境[J]. 江海学刊,2009,4:136 – 141. doi: 10.3969/j.issn.1000-856X.2009.04.021
    [8] 杨慧敏,罗庆,李小建,等. 生态敏感区农户多维贫困测度及影响因素分析[J]. 经济地理,2016,36(10):137 – 144.
    [9] 刘彦随,周扬,刘继来,等. 中国农村贫困化地域分异特征及其精准扶贫策略[J]. 中国科学院院刊,2016,31(3):269 – 278.
    [10] 李裕瑞. 我国实施精准扶贫的区域模式与可持续途径[J]. 中国科学院院刊,2016,31(3):279 – 288.
    [11] 王雨磊. 数字下乡:农村精准扶贫中的技术治理[J]. 社会学研究,2016,6:119 – 142.
    [12] 邱建生. 乡村主体性视角下的精准扶贫问题研究[J]. 天府新论,2016,4:13 – 19.
  • [1] 王晓勇 . 跨界融合•传承创新:民族器乐改编合唱音乐作品探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119-124.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19
    [2] 胡伯项胡宇喆 . 两大陷阱论视域下文化建设路径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34-38.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06
    [3] 胡卫萍张炜华 . 我国文化企业产权交易流转的法理思考.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1): 44-50.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1.007
    [4] 许丽芹 . 高校外语教育中大学生跨文化能力培养:从理论到实践.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3): 70-75, 81.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3.011
    [5] 韩柱 . 构建新时代大学生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立体课堂.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4): 95-100.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4.014
    [6] 肖丽邢亚鑫魏开伟 . 道教文化在塑造龙虎山公共设施产品形象中的运用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1): 118-124.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1.018
  • 加载中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7
  • HTML全文浏览量:  19
  • PDF下载量:  1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8-07
  • 录用日期:  2019-10-11
  • 刊出日期:  2019-09-01

基于乡村文化传承的精准扶贫模式研究

    作者简介: 桂俊荣(1974— ),女,湖北武汉人,副教授,博士。主要研究方向:设计思想及其理论
  • 南昌航空大学 艺术与设计学院,南昌 330063

摘要: 针对贫困地区实施扶贫是中国消灭贫困的基本举措。进入21世纪精准扶贫将扶贫工作进一步推进。农村问题中的两个核心:乡村文化建设和经济建设可通过精准扶贫融合进行。以乡村文化为动力带动农村经济建设,发展具有乡村特质的经济模式,实现乡村文化传承与扶贫工作的共赢。基于此,着重探讨具有乡村文化特质的精准扶贫的新模式,在新模式下强调农民主体参与,教育加持及共建共享等核心问题对于精准扶贫工作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

English Abstract

    • 1978年我国就开始实施针对贫困人口的扶贫工作。到2015年,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7.15亿,贫困人口年均减少2 647万人。据统计,2015年我国每天收入约1美元的贫困人口仍占7 000万。相关数据统计显示,我国贫困人口分布总体上集中于交通不便、基础设施和公共条件都较差的地区。这些地区主要存在于中国农村区域,形成以连片贫困地区和“老少边贫困地区”为典型的贫困区域。针对这些区域,中国很早就确立了以县区为单位的扶贫政策,从资金和政策上对“国家贫困县(乡)”进行倾斜。这种被称作“大水漫灌”式的扶贫促进了贫困地区和乡村经济迅速增长,缩小了与其他地区的差距,但扶贫效率低、资金浪费严重,同时存在扶贫政策偏离的情况。资金扶贫、项目扶贫,带来了经济增长,但贫困人口并没有减少。同时由于长期贫困,很多农村居民为改善生活状况离开乡村进入城市,成为城市务工人员。大批中青年劳动力的流失对于农村经济的振兴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同时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等新的社会问题滋生。更为突出的是,农村文化在代际传承中出现断裂。由此围绕着农村问题国家从政策层面展开了一系列的研究工作,并有大量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针对农村现实问题提出了研究思路和解决办法。精准扶贫通过明确扶贫对象、项目安排、资金使用、措施到户、因村派人、脱贫成效等一系列相扣的政策和措施做到精准帮扶农村贫困对象,使之摆脱贫困走向小康[1]。这一政策与以往的扶贫政策不同在于,精准扶贫将扶贫工作精准到村、到户,并通过一系列的政策措施确保扶贫工作切实有效。

    • 费孝通先生在《乡土本色》一文中指出:“从基层上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2]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离不开对具有“乡土性的”乡村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原本作为区域划分的城乡在工业化进程中被固化为二元对立的关系,乡村及传统文化在很长一段时间被打上“落后”的标签。由于历史原因及制度问题,乡村确实落后了,但文化的精髓没变。很多研究者已经指出工业化、城市化并不影响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3]。陈来先生指出“配置合理的文化元素”使之“获得良性结构”, “使多文化系统的合成指向较为理想的方向”[4]。这无疑为新时期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提供了思路和方向。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创新乡贤文化,弘扬善行义举,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吸引和凝聚各方人士支持家乡建设,传承乡村文明。”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该文指出:“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是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重大战略任务。”一方面传统文化价值需要生发,而乡村面临经济振兴的困境。如何将以乡村为问题核心的两个领域联结在一起,做到共建共赢同发展?贫困是农村问题的根本,而农村问题又不仅仅是贫困。乡村是中国传统文化形成存在的聚落空间,乡村生活成为文化活的形式,并以仪式的形式对传统文化进行践行和价值传承。要弘扬传统文化,乡村必然是其重要阵地。文化作为一种生产力已经越来越受到重视并进行整合利用。农村的经济振兴与文化建设完全可以成为农村建设中的双轨。双轨并驱才能真正解决好农村问题。

      结合目前农村问题的核心,我们需要更多思考并探索文化与经济建设结合的可能形式。如何让乡村文化的先进因素融合到精准扶贫中,确立起具有科学性、具备创新发展和长效特点的扶贫新模式[5]。两者融合具有以下相同逻辑起点:

      1)传承与发展乡村文化与精准扶贫的目的相同。

      文化的作用及影响力正越来越受到关注。文化的发展成为国家发展的“软实力”。依托文化进行的创意产业正成为引领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文化与创造力结合正在全球形成新的经济综合实力的衡量标准。传承与发展文化的新机制要能提升文化自信力,形成文化凝聚力,用符合时代发展的优秀文化激发作为文化核心的人的创作力。人的无限创新能力被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来,才能形成内生力。正是在这一层面,文化不仅仅具有社会整合和社会导向的作用,同时具有对社会经济的驱动作用,是经济发展的助推器。文化与经济相融合产生竞争力,成为一个国家最根本、最持久、最难替代的竞争优势。这一作用使之在国家发展中具有战略地位。将文化融入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发展中,势必带来新的发展动力和新的发展格局[6]。从这一层面上看,乡村文化的传承发展机制在很大程度上与精准扶贫机制具有共同的目的。

      2)融入乡村文化的精准扶贫的模式具有普适性。

      中国乡村文化具有鲜明的地域特性。但从文化心理结构层面看,每位中国人内心都有浓浓的乡情。这也构成了中国人特有的文化情结。用乡情乡愁留住人心,将优秀的文化内涵融入人民的生产生活中,让真实、鲜活、富足的乡村生活成为乡村文化传承最有效的催化剂,激发更多的人参与到乡村建设中来。所以,从文化的层面来看,乡村文化扶贫新模式具有广泛性且坚实的心理基础[7]。在新的发展模式下,乡村文化重新确立起符合社会主义发展的新价值体系,以符合现代市场竞争所需要的文化精神品质为乡村经济的发展提供精神动力,带动乡村广大群众包括贫困群体参与到乡村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结构升级的建设大潮中,实现农村脱贫致富,从而完成实现全面小康的伟大目标。这一目标实现的是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具有现实意义和普遍性。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用符合社会主义先进性的乡村文化确立起来的精准扶贫新模式符合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先进理念,是中国解决当前最重要的两大核心问题的全新工作思路和模式,符合时代进步的发展方向,具有先进性。

    • 谋求在乡村文化与精准扶贫这两大问题间寻找可能合理配置的元素,让两者进行有机结合形成一个良性结构,以推动中国农村朝着良性维度发展。基于此,本文展开对精准扶贫新型模式的探究。

      1)扶贫+扶智。

      贫困地区先天的不足加上发展中区位劣势等叠加造成了老、少、边贫困区域。要解决这些问题固然需要来自于政府及各界的帮扶才能从根本上让贫困地区的人们脱离困境。但是从贫困问题的产生来看,除去外部客观的因素,教育缺失也是致贫的重要原因[8]。因此,在实施国家战略层面的扶贫政策及方略的基础上,对贫困地区更需要通过“扶智”来解决贫困地区内生力的问题。“扶智”主要通过加强和扩大公共教育服务,让农村的孩子都有学上,让农村的青年有平台能够接受新的技术技能培训。培训内容既包括相关的计算机技术、信息收集管理等新型技术,同时也进行配合扶贫工作进行农村乡村文化特色建设中需要的传统工艺培训。从另一层面来说,教育也是乡村文化得以传承的重要途径。春风化雨,润之无形。将乡村文化中的先进因素纳入到学校教育中,让乡村的孩子从小感受传统文化的熏陶,成为传统文化的传承人。“扶智”重点在于对乡村贫困人口进行相关的技能培训,让他们掌握更多应用性强的新技能,通过教育及继续教育首先实现知识上、观念上的“脱贫”。

      2)文化+生态。

      文化产生于一定的聚落,聚落生态空间同时也成为文化彰显的场所。这一模式旨在凸显贫困乡村自身优势:文化特质、良好的生态。从乡村文化的几个典型领域,如史迹文化、生态群落、聚落文化、建筑规划文化特色等层面提取出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形态,用于发展具有乡村特色的新型生态乡村旅游业态。这一业态中诸如乡村具有田园特色的山林田地、民居建筑空间、行为活动场所及交往空间,可打造出生态种植、农耕体验、农家生活体验、乡俗节庆展示、宗祠文化展示等不同主题的模式。同时可利用乡村聚落打造养生养老主题的生活馆。针对特殊贫困地区即“老少边”贫困地区,可根据不同类型发展主题鲜明的文化产业。如“老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建立的革命根据地所在的县区)可结合地区革命历史,发展革命主题文化,打造具有红色文化特色的乡村文化;“少”(155个少数民族自治地方的区、州、县)发挥少数民族文化特色,打造具有鲜明民族文化特色的文化产业;“边”(沿陆地国境线的县级行政区划单位)发挥对外连接的作用,打造边境口岸文化小镇等[9-10]

      3)引智+融资+农户。

      这一模式突出了乡村文化特色主导下,精准扶贫工作中的主体、技术及资金三大核心问题。农户是乡村文化的继承者及创造者,也是精准扶贫中的主体对象。任何形式的开发建设离开了农户作为主体参与其中多少会改变乡村文化的面貌,严重的还会给乡村文化生态造成毁灭性的破坏。农民们同时又受制于乡村文化中具有局限性因素的影响,对于远景规划缺乏广视角清晰定位。所以,在这一模式中,突出了引进智慧及资金支援的格局。引智在于以科学发展观对精准扶贫进行智力支援。从发展乡村文化角度开展扶贫工作,乡村文化生态已经相当脆弱,粗暴、缺乏科学规划指导的扶贫开发建设都会造成乡村生态的破坏。通过政府平台搭建的智慧库,精准扶贫接受来自于世界各地专家的指导支持,针对乡村发展中的技术性问题(土壤改良、荒漠化治理、畜牧新品种引进、农业新品种选育、文化创意等)提供智力及技术支援。同时,乡村文化传承问题上同样需要来自于专家的指导意见。鉴于政府扶贫工作的巨大压力,可在精准扶贫中适当引入外来资金。这部分资金既可以是行业龙头企业也可以是地方金融机构,他们或以技术或以资金参股的方式加入到精准扶贫具体实施项目中。这样就能建立起一个立体的建设监管平台,共同完成精准扶贫工作,将扶贫工作切实落到实处,形成良性长效发展模式。

      4)互联网+乡村质。

      乡村作为中国农村的最基础层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滋生地。中国传统文化及工艺在这里被传承被创新。虽然在高度工业文明中,传统文化发展的文化土壤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是乡村传统文化在千百年继承创新形成的优秀品质却被继承了下来。精准扶贫工作既要改变农村贫困面貌,也要为农村中具有先进性的文化传统打造出适宜于生长的土壤。所以,“互联网+乡村质”成为精准扶贫中很重要的模式。精准扶贫中有很多扶贫家庭存在病残及劳动力有限的问题,要让这些人群真正成为精准扶贫的受益者,需要有符合他们的产业模式。 “乡村质”重在推广传统手工技艺,让那些缺乏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能够得其用尽其力,并从中获得尊严感。手工技艺应用于不同的领域存在不同的地域文化差异性。这也是中国传统工艺独具的鲜活性。针对不同的区域在进行传统手工艺推广中应根据地域文化进行规范选择合适的材质进行加工生产,形式上力图将地域文化特质融入工艺制品中。这些制品的形式涉及衣、食、住、行、游、娱等方面。在打造“乡村质”模式中可加强对地理标志产品的开发及保护工作,同时挖掘地方老字号、老商铺,打造 “乡村质”的品牌价值。这一层面一方面可为 “文化+生态”模式中文化生态旅游进行产品开发,另一方面可开拓网络途径,通过搭建电商平台将这些具有地方文化特色的产品推向市场。在互联网应用普及的今天,互联网的加入能扩大乡村文化的传播,以“乡村质”打造的乡村旅游项目及开发的产品可借助网络实现线上线下同时进行推广销售[11]

    • 长期以来中国农村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农村人口的贫困。中国政府为解决乡村贫困问题进行了长期努力。为了切实解决好这一问题,中国政府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扶贫政策。精准扶贫通过明确扶贫对象、项目安排、资金使用、措施到户、因村派人、脱贫成效等一系列相扣的政策和措施做到精准帮扶农村贫困对象,使之摆脱贫困走向小康。这一政策与以往的扶贫政策不同在于,精准扶贫将扶贫工作精准到村、到户,并通过一系列的政策措施确保扶贫工作切实有效。正如很多研究者所指出的,在扶贫问题上,各种途径的政策措施虽然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农村贫困人口的经济问题,但是农村贫困问题的根本在于观念。要让农村贫困人口真正富裕起来,其根本是要让农村人口在有归属感的空间里获得存在感,让他们为自己是个农民而骄傲。其症结所在仍在农村民众对乡土的认知。盲目的城镇化、工业化所推进的城市工业文明让农村进城人员在心理上脱离乡村文化,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的情感日渐淡漠。他们离开村庄走进城市,故乡成了永远都回不去的地方。乡村人烟稀少日渐成为“空心村”,精准扶贫工作的开展也失去了意义。所以在寻求问题解决的途径中要贴近农民,围绕农民开展工作。正是基于对农村问题的深入分析,让农民−乡村文化传承的主体、精准扶贫工作中的对象成为问题的主体[12]。让农民在自己长期浸染的乡村文化中寻找到脱贫致富的路径,同时获得文化上的归属感及对乡土的认同。

    • 人的生长发展固然要服从生命世界的各种基本法则,但来自于后天的教育在人的发展中起着主导作用。乡村文化传承问题中,作为文化主体的乡村居民受教育的程度直接影响其对乡村文化的认知,及从乡村文化的浸染中所可能获得的社会尊严感的强弱。从这个层面上说,乡村文化的传承问题中关键还在于乡村教育。而进入到贫困问题的层面,大数据显示,越是贫困的国家,教育的作用越大。其作用不仅仅是对个人人生进程而言,在国家、社会层面同样具有积极意义。在中国贫困人口中,也能看到同样的状况:中国大多数贫困人口受限于环境获得教育的机会相当少。这造成了人生际遇的恶性循环。所以,解决贫困问题关键也在于教育。教育能让乡村文化深入人心,教育能让贫困人群知贫奋进,教育也是农村公共服务中最为薄弱的环节之一。

    • 将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融合进精准扶贫,解决的不仅仅是乡村的问题。借助乡村优秀文化的新形式建设美丽乡村,美丽乡村所营造的自然生态环境及浓郁的文化空间,让乡情乡愁能够以更为平易的方式踏进人心。“化成天下”,文化的要义即在于此。所以乡村文化成为了绝好的形式,而精准扶贫为她搭建起专属的平台。在这个集合众力搭建的平台上,乡村文化与城市文明进行碰撞,共同奏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篇章。用乡村的方式指导农民解决自身的问题,其结论及研究成果应该具有普适性。相关研究在开放的理论路径中进行,用研究成果指导精准扶贫工作及乡村文化建设,以此组织社会合力共建美丽乡村。建设指导原则和路径对精准扶贫和乡村文化传承问题具有广泛理论指导意义。

参考文献 (12)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