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现状考量与治理路向

冯小燕 张文树 包有或

引用本文:
Citation:

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现状考量与治理路向

    作者简介: 冯小燕(1983— ),女,安徽绩溪人,讲师,硕士。主要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
  • 中图分类号: D64

Consideration and Treatment of College Young’s Network Alienation in the New Era

  • CLC number: D64

  • 摘要: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高校青年发挥着积极的网络现场意义,囿于网络场域的复杂性,新时代高校青年在价值认知、思考能力、行为实践方面呈现出网络异化的三维景观。通过从西方国家网络优势输出、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发展错落、网络媒体技术变迁、新时代高校青年独特群像四个方面,对高校青年网络异化景观进行“解释性理解”,提出新时代高校青年的网络异化治理,需要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中厘清“立德树人”的基本理念,从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上创设治理的联动机制,从马克思主义实践论里探求治理的实践补偿作用,从而帮助青年把好“拔节孕穗期”,实现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的使命。
  • [1] 习近平. 习近平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强调 敏锐抓住信息化发展历史机遇 自主创新推进网络强国建设[N]. 人民日报, 2018 – 04 – 22(1).
    [2]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第44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EB/OL]. (2019 – 08 – 30)[2019 – 09 – 04]. http://www.cnnic.net.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1908/t20190830_70800.htm.
    [3] 尼古拉斯•布宁,余纪元. 西方哲学英汉对照辞典[M]. 王柯平,译.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35.
    [4] 段忠桥. 马克思的异化概念与历史唯物主义−与俞吾金教授商榷[J]. 江海学刊,2009(3):22 – 33. doi: 10.3969/j.issn.1000-856X.2009.03.004
    [5] 陈学明. 西方马克思主义对人的存在方式的研究[J]. 中国社会科学,2018(4):24 – 41.
    [6] 布莱恩•阿瑟. 技术的本质[M]. 曹东溟,译. 浙江:浙江人民出版社,2018:53.
    [7] 马尔库塞. 现代文明与人的困境−马尔库塞文集[M]. 李小兵,译.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89:106.
    [8] 习近平.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 人民日报,2018 – 05 – 05(2).
    [9] 约瑟夫•奈. 论权力[M]. 王吉美,译. 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144.
    [10] 高荣伟. 美国网络空间安全战略建设[J]. 军事文摘,2018(9):54 – 57.
    [11] 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 [M].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797 – 798.
    [12] 习近平. 习近平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强调 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铸魂育人 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N]. 人民日报,2019 – 03 – 19(1).
    [13] 毛泽东. 毛泽东选集(第1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284.
    [14] 平飞. 基于问题逻辑的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实效性问题探析[J].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21(1):91.
    [15] 习近平. 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 人民日报,2019 – 04 – 30(2).
  • [1] 熊峰张文鹏王钧 . 新时代体育特色小镇内涵式发展的路径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104-110.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17
    [2] 蒋尊丽 . 新时代高校意识形态话语权面临的挑战与对策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4): 115-120.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4.017
    [3] 平飞 . 基于问题逻辑的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实效性问题探析.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1): 79-85.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1.012
    [4] 陈阵章世森 . 论新时代人民军队的精神族谱.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1): 1-5, 17.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1.001
    [5] 韩柱 . 构建新时代大学生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立体课堂.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4): 95-100.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4.014
    [6] 周良发陈元晴袁柏林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海外传播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4): 27-35.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4.005
    [7] 张文鹏周有美王钧段莉 . 中英学校体育治理的政策比较.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1): 112-117.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1.017
    [8] 于波 . 新时代主流意识形态建设的逻辑理路:基于社会阶层分化的背景分析.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3): 13-18, 26.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3.003
    [9] 刘宣如郭慧敏 . 《新青年》栏目变迁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52-58.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09
    [10] 董文蕙杨凌智 . 论我国企业犯罪治理模式之应然转变.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4): 58-67.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4.009
    [11] 冯良清张庭益张蕾 . 基于服务质量满意度的共享单车三方协同治理实证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27-33.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05
    [12] 郭莉 . 我国网络舆论监督权力的法律规制历程.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1): 35-43, 50.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1.006
    [13] 刘晓波洪连环 . 江西高校制造专业人才培养的问题及对策探析.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64-69.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11
    [14] 王芸李伟峰 . 基于熵值法的江西省“双一流”高校智力资本评价.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85-92.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14
    [15] 温虹谢石花张立红 . 多视角下高校图书馆联盟服务体系建设.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93-97.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15
    [16] 许陶萍黄蕾何英 . 中国高校国际双向交流现状、瓶颈与突破.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70-77.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12
    [17] 程玉桂 . 大数据背景下高校市场营销专业学生能力匹配分析.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1): 92-98.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1.014
    [18] 季俊峰李淑贤 . 协同创新:高校院(系)党组织的组织力提升路径探析.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1): 6-11.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1.002
    [19] 王平宇 . 高校学生党员作用发挥及评价机制的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3): 8-12.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3.002
    [20] 许丽芹 . 高校外语教育中大学生跨文化能力培养:从理论到实践.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3): 70-75, 81.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3.011
  • 加载中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1
  • HTML全文浏览量:  24
  • PDF下载量:  3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6-24
  • 录用日期:  2019-09-05
  • 刊出日期:  2019-09-01

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现状考量与治理路向

    作者简介: 冯小燕(1983— ),女,安徽绩溪人,讲师,硕士。主要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
  • 福建生物工程职业技术学院 思想政治理论教研部,福州 350002

摘要: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高校青年发挥着积极的网络现场意义,囿于网络场域的复杂性,新时代高校青年在价值认知、思考能力、行为实践方面呈现出网络异化的三维景观。通过从西方国家网络优势输出、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发展错落、网络媒体技术变迁、新时代高校青年独特群像四个方面,对高校青年网络异化景观进行“解释性理解”,提出新时代高校青年的网络异化治理,需要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中厘清“立德树人”的基本理念,从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上创设治理的联动机制,从马克思主义实践论里探求治理的实践补偿作用,从而帮助青年把好“拔节孕穗期”,实现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的使命。

English Abstract

  • 党的十九大宣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在这个重要的历史新拐点,即将迎来全球化4.0时代,即以指数级速度开展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其典型特征突出表现为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云计算等。数据和技术革命使网络信息的传播、使用、聚合和共享变得更具普惠价值,网络红利得到不断释放,但也悄然重塑着社会运行的基本价值准则,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新的不安全因素。“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1],当前,我国网民规模8.54亿,手机网民达8.47亿[2]。作为“数字原生代”的新时代高校青年一直是我国网民中的主力军,尤其是在以碎片化特征著称的网络微文化以及“两微两端”新媒体融合发展情境中,发挥着重要的参与作用,具有积极的网络现场意义。但是,囿于网络场域的复杂性,高校作为意识形态的前沿阵地,要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需要密切关注高校青年这一特定群体即时的网络动向,尤其是探究和解读这一群体呈现出的具有共性或极具个性的网络异化景观及其背后复杂的生成原因,知微知彰,从而精确把握新时代高校青年思想行为的新变化。个体意义上的高校青年,看似为网络场域中的弱小行为体,亦可因微小举动而产生网络蝴蝶效应,从而扰动网络和现实空间系统的平衡,这不仅影响高校和社会结构的稳定,也易影响高校青年自身的发展,不利于时代新人的培育。因此,考量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现状,提出网络异化治理路向,必然具有紧迫性和重要的现实价值。

    • “异化”原属哲学范畴,本指“某物通过自己的活动而与某种曾属于它的他物相分离,以至于这个他物成为自足的并与本来拥有它的某物相对立的一种状态”[3]。它在黑格尔、费尔巴哈、布·鲍威尔等哲学家那里都有不同的意指,马克思亦在一些经典论著中使用“异化”概念,尤其是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等论著中用“异化”来揭示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劳动的本质−异化劳动,“从根本上讲,也是因为它与人的类本质−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相异化”[4]。在马克思主义“异化”理论范式基础上,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代表人物卢卡奇,进而揭示了现代人的存在状态发生了全面的“异化”, “这种‘异化’存在状态尤其表现为‘物性’对人的片面化塑造”[5]。本文所讨论的“异化”,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异化”,即从本体分化出的具有反制性的异体力量。所谓网络异化,是指主体在网络参与过程中,由于自身的网络活动,在一定发展阶段形成的具有一定独立性的制约本体发展的异己力量。当前,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现状主要表现为价值认知的异化、思考能力的异化和行为实践的异化,构成了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现状的三维景观。

    • 价值观作为上层建筑,是社会存在的反映。当前社会转型剧烈、社会矛盾突出,价值观以多元化方式呈现。在网络技术迭代中成长的新时代高校青年,以95后和00后为主,这一群体的价值观变迁深受社会转型和变革的影响。当前,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下,呈现出主流群体价值认知积极健康,部分青年价值认知异化的特点。通过对福建省高校青年1 000份有效调查问卷的分析,广大高校青年拥护、信任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充满信心,对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有着高度的认同感、自豪感,较为积极地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看待社会矛盾和问题也较为理性。但是,部分高校青年价值认知异化突出,与主流群体价值认知差异显著。首先,价值目标上表现为对“物化”追求具有较高聚合度。随着全球化和国内市场经济发展的影响,一些高校青年的价值认知呈现浓厚的物质主义色彩,尤其是在西方消费主义、泛娱乐主义影响下崇尚追求物质的满足,用物质财富来衡量个人最高价值的实现程度。例如,在“网红经济”风靡的全媒体3.0时代,巨大的名利诱惑着青年争相效仿。在调查中,7%的高校青年向往成为网红,并经常性地上传图片或视频至微博、抖音等网络平台。其次,价值主体上表现为将 “自我”置于价值实现的首位。在全球融合发展的大环境中,高校青年走在时代前列,与传统的群体本位的价值追求不同,其价值观呈现较强的异质性,愈发突出“自我”在价值实现中的位置。在调查中,55%的高校青年认为人生奋斗中“实现个人人生幸福”比“为社会和他人付出”更重要。这一定程度地反映了群体本位的价值主体的削弱,而个体价值的实现越发突出,甚至越过高校培育的时代新人的价值边界。最后,价值评价上表现为对“佛系”态度的追捧。当前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转型阵痛和社会压力滋长了高校青年的焦虑情绪,群体中弥漫着消极、颓废气息的“佛系”处世态度,以“都可以” “没关系”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来抵抗学习挫败感和生活挫败感。

    • 许多学者认为,技术作为“被捕捉并加以利用的现象的集合”[6],具有意识形态属性。法兰克福学派代表性人物马尔库塞曾明确提出科学技术意识形态概念,指出“技术合理性进程就是政治的进程”[7]。冷战后,被资本主义国家用于政治目的的网络技术,其意识形态属性愈发明显。当今,网络已然成为文化传播和舆论发声的集散地,不同的思想观念、文化形态在网络中尤其是网络微文化领域里发生冲突甚至激烈交锋,势必冲击处于身心急剧变化阶段的高校青年,影响着其思维方式的改变,甚至异化。一方面,网络思潮交锋妨碍高校青年养成科学的思维方式。经历过“历史倒转”的中华民族,在新时代实现现代化强国之路上,亟需一种科学辩证的思维方式,成为人民精神主动的利器。而马克思主义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为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为人民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强大精神力量”[8]。掌握马克思主义这一思想利器,高校青年更能养成科学而辩证的思维方式。然而,网络技术的日臻成熟,为马克思主义传播提供了新平台,也为各种错误思潮和观点提供了滋长的温床,历史虚无主义、消费主义、民粹主义、泛娱乐主义、普世价值论,等等以各种面目销蚀着马克思主义,以各种谬论、盲目排异、自私立场来混淆高校青年的头脑,妨碍青年形成理性、深刻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思维方式。另一方面,碎片化阅读降低高校青年深度思考的能力。信息碎片化已成为网络发展的一大特点,信息的碎片、断裂、混杂解构了信息的整体和语境,“三分钟读一部名著”“五分钟了解历史”类似的快餐文化深受高校青年群体的拥趸,然而信息碎片化在高效利用闲暇时间的同时,也造成高校青年在内容巨大、趋向分散的信息海洋中变得注意力匮乏,无暇对信息构建整体性进行理解。此外,在手机这样的便携式场景中,不断被动承接、重复消费微信、微博、各种APP推送的碎片化“干货”,容易使高校青年失去主动探索的学习兴趣,尤其是娱乐化的浅阅读不断挤压经典阅读的空间,易使高校青年降低甚至丧失深度思考的能力。

    • 价值认知和思考能力是行为规范的思想基础和行动向导,行为实践的异化往往是价值认知异化和思考能力异化的现实投影。一些高校青年崇尚消费主义的价值观,“3•7”“6•18”“双11”等网络购物节日成为全民狂欢的独特的消费现象,“过度消费”“体面消费” “伪精致”“月欠族”成为当下一些高校青年的消费日常,为此而产生的高校“裸贷”及引发的悲剧,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一些高校青年成为所谓“平民利益至上”的民粹主义的跟随者,批判社会和政府,通过直播网络围观热点事件,在网络平台中制造舆论,造谣传谣,造成十分恶劣影响。例如,受到境外组织资助的“打工者中心”,以帮助工人维权为借口,在多个微信群煽动工人采取过激行为,冲击政府,扰乱正常秩序,尤其是在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维权”事件中,也有高校青年参与其中。一些高校青年在重新解读历史风潮的影响下公开发表伤害民族感情的言论,例如,00后大学生@“贵州省省草王英俊”、被保送博士的高校学生@“洁洁良”、历史学助理教授@“东海道子”等,在微博发表不当言论,甚至刻意歪曲历史,严重损害了民族和国家形象。一些高校青年以“闹”替“法”的方式来维护切身利益,使负面舆情发酵蔓延,例如,福建某高校整治外卖事件中,一些青年无视法律底线恶意攻击高校领导和母校,引发国外媒体介入。此外,网络社交依赖、网络谩骂与攻击、网络谣言传播、网络直播自杀、网络翻墙、网络犯罪,等等行为在高校青年群体中也一定程度地存在,有些网络行为异化已严重影响高校青年的身心全面发展。

    • 与网络技术迭代相伴而生的高校青年网络异化景观,有其复杂而独特的形成因素,亦给高校青年自身发展、高校治理和社会治理带来极大挑战和难度。究其根源,高校青年网络异化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问题的网络投影,在评判之前,需要抛开固有的个人价值和思考定势,对网络异化现象的复杂因果进行客观阐释,即所谓的“解释性理解”,从而对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的认识实现新跃迁,为网络异化治理提供相应的理论与现实依据。

    • 继提出文化软实力之后,约瑟夫•奈针对21世纪全球权力新态势,提出网络权力概念,“按照行为定义,网络权力是运用网域内电子互联的信息资源得到偏好结果的能力”[9]。并强调网络权力的重要性,信息技术创造了新的权力边界。冷战结束后,世界意识形态斗争并未因此而停歇,反而借助网络新媒介和新平台以新的形式越演越烈,方式也更加隐蔽和多样。一方面,西方国家凭借网络核心技术优势和网络文化优势,向广大发展中国家强势推销资本主义意识形态。除了传统的软实力优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始终走在世界网络技术前沿,凭借强大的网络权力优势,在控制和渗透意识形态上占据着主动和支配地位,不断向发展中国家输出西方的价值理念和生活方式。在美国最新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强调:要让网络“反应美国的价值观,促进经济增长,捍卫自由,保障美国国家安全”[10]。凭借拥有Google、YouTube、Twitter、Facebook等大型网络信息发布途径,西方发达国家掌控着全球事件的报道和舆论方向,渲染资本主义的各种美好,用狭隘的立场来看待社会主义国家的崛起。我国作为最大的社会主义发展中国家,由于网络优势的不对等性和有效抵制的滞后性,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容易通过网络渗透到我国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深刻影响着我国高校青年的价值观念、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另一方面,一些境外势力利用网络勾连和策反我国高校青年,企图将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实践化。一直以来,境外势力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我国年轻一代身上,甚至一些国外高官曾直言不讳地指出:互联网是对付中国的办法,“互联网一代”带来的变革将使中国倒下。纵观近几年,香港占中事件、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维权”事件、联手炒作和抹黑高校师德师风事件、“2018−雷霆”行动破获百余起台湾间谍案等,其中,无不有境外势力的网络勾连和支持,他们通过各种手段企图拉拢、扶植、利用一些高校青年实施破坏我国社会稳定,颠覆社会主义的目的。总之,高校青年的网络异化与西方国家和境外势力利用新型网络平台多渠道输出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有莫大的关联。

    • 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辩证关系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重要内容之一。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社会生活的发展,人们的意识由社会存在决定。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变革的广度和深度前所未有,社会转型剧烈,利益重新洗牌,社会问题和利益的错综复杂以及更加开放自由的社会环境,使反映历史走向诉求的社会思潮竞相泛起,夹杂着各种目的和声音的多元社会思潮以不同的面相展现在世人面前,影响着时代的发展。正如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所说:“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11]我国社会思潮的发展也不例外,在社会改革和利益分配中可窥其实质。在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被打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逐步确立并不断完善,利益结构重新调整和分配,这必然产生不同的利益诉求和矛盾,相似的利益诉求群体得以不断汇聚,最终汇流成有一定影响力的社会思潮。尤其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社会问题和矛盾凸显,利益诉求更加多元化,以及网络技术飞跃似发展,为社会思潮提供了滋生土壤,也使不良社会思潮有更多的手段和机会把控网络舆论,吸引高校青年成为不良社会思潮的拥趸。十九大以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学习热潮中,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力、凝聚力不断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起着重要指导作用。但是,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发展的错落,即社会改革和剧烈转型中,社会意识由相对单一走向分歧,与主流意识形态相左的社会意识,尤其是不良社会思潮的兴盛,不仅不能起积极作用,反而错误引导民众思想,激化社会矛盾。例如,危害性极大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善于从历史链条和现实情境中片面剪裁并不断放大,用歪曲历史、丑化现实等手段来否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否定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对于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高校青年来说,有一定的文化基础,但不具备完整的知识储备和成熟的心智,极容易受到历史虚无主义等不良社会思潮的蛊惑。

    • 事实证明,网络技术的每一次蝶变都深刻影响着人的发展。相较于电视、报刊等传统媒体,网络媒体具有即时性、开放性、交互性等传统媒体不能比拟的特征,尤其是在当前发达的网络自媒体时代,信息传播裂变式、信息内容碎片化、参与主体草根化等特征愈加显著。从一定意义上说,网络媒体技术的变迁有利于增强人的自主性,畅通表达和沟通渠道,提高工作效率,从而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但是网络媒体技术的扩张已经深度渗透到人类客观与主观世界的每个角落,加速了人的技术奴隶特征的呈现,尤其是高校青年作为网络参与主体,其技术奴隶特征在网络时代更加凸显,通常表现为四个方面:一是技术依赖性持续增强。网络技术以其海量信息、形式丰富、精准达到等优势吸引着高校青年参与其中,身陷网络技术产品构建的包围圈中,与技术裹步前行,刷微博、看微信、玩游戏、看电视、上淘宝、用搜索……这样的低头族充斥着高校的每个角落甚至课堂,价值观念在网络海量信息面前被不断侵蚀。二是内心孤独感日渐弥漫。网络媒体技术加快了网络社会关系网的拓展,加速了高校青年由内而外的转变,使他们热衷于拿着手机刷存在,从而使高校青年对现实世界中熟人关系的注意力不断分解,人际交流的隔阂愈难跨越,内心世界的孤独感日渐弥漫。三是现实焦虑感被几何放大。网络裂变式传播让一些社会问题的痛点和痒点赤裸裸地呈现在世人面前,在巨大的社会洪流面前,时代变迁的无力感和阶层跨越困难极易让高校青年的现实焦虑感被几何放大,正因如此,虚构的网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在高校得以刷屏。这种被放大的焦虑感让高校青年在网络热点事件面前围拢、聚焦,尤其是在网络后真相时代,碎片化的信息极容易让他们产生网络戾气来发泄内心的焦虑和不满。四是反智化倾向愈加显著。当下,网络媒体技术的发展让网络内容的表达呈现碎片化、简易化,高校青年游走在碎片化的网络中,难以进行有效、深度的思考,甚至形成了“有问题用搜素”的行为习惯,而且“浅文化”“快餐文化”的盛行,让高校青年的思想和行为蒙上商业化和娱乐化的气息。

    • 由95后、00后组成的新时代高校青年脱离了传统的刻板印象,是土生土长的“网络土著”“数字青年”。这一群体有其独特的群像:一是文化程度高、物质生活优渥。相比于其他社会青年群体,新时代高校青年的文化水准、社会认知更加成熟,哲学社会科学知识也已有所掌握,而且他们出生于改革开放已取得较大成就的网络信息时代,拥有着比前人更为充裕的物质和文化生活。二是个体意识强烈,注重自我价值实现。这一群体普遍出生于“421”家庭,个性鲜活、突出,代际群体观念发生很大变化,更加注重自我感受和存在感,期望自我价值的早日实现。三是改革创新意识强,处世趋于感性。社会的快速变革和信息的更迭,也赋予了新时代高校青年强烈的改革创新意识,但是,身心发展的尚未成熟和社会经验的缺乏,使这一群体在为人处世方面偏于感性。基于其独特群像,高校青年在新时代的改革大潮中拥有着比父辈更为开阔的视野,善于利用网络信息时代来实现理想,也致力于以实际行动解决身边的社会问题。但是,这一群体的意识形态敏锐性尚为单薄,在鱼龙混杂的网络虚拟环境中的媒介素养和分辨能力有待提升,容易被别有用心的言论、行为蒙蔽和感染,使高校青年的网络异化现象愈加凸显。而且,高校的价值观教育与复杂的社会现实之间往往产生冲突与差距,高校青年的价值观的自我调适能力、行为的自我纠偏能力也是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与否、异化程度高低的关键原因。

      此外,由于我国的网络治理体系尚在完善阶段,尤其是高校对于青年的网络引导和实践尚在探索之中,这容易使高校青年的网络异化应对处于被动或放任状态。如果放任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的蔓延和泛化,势必产生难以预期的社会后果,甚至引发链式反应,影响高校稳定和社会发展。

    • 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具有科学性、人民性、实践性、开放性的理论体系,其认识论、方法论和实践论对于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治理提供了哲学指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研究和解决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中的实际问题,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中厘清高校青年网络异化治理的基本理念,从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上创设高校青年网络异化治理的有效机制,从马克思主义实践论里探求高校青年网络异化治理的实践补偿作用。

    • 马克思主义认识论认为,认识是主体对客体的反映,要透过现象把握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我们要认识到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下的高校教育目的具有相异性,为我国“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立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有用人才”[12]的高校教育必须具有鲜明的政治立场,发挥好作为意识形态前沿阵地的政治功能。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现象的泛化和蔓延,对高校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提出了严峻的挑战。高校要恪守“立德树人”的网络异化治理理念,高度关注高校青年的网络异化现象,及时纠错纠偏,尤其是面对网络上各种错误思潮和腐朽价值观对高校青年的侵蚀,要透过异化现象认清意识形态争夺的紧迫性和重要性,要研究治理策略和治理方法,而不能以“很难管”“管不着”等为理由而忽略网络意识形态建设的重要性,还要克服后真相时代的社交媒体恐惧,积极掌控网络意识形态的主动权、话语权,注重“事前”预防、 “事中”干预、“事后”反思,化“被动治理”为“主动治理”,把这项任务作为重中之重来抓。高校意识形态工作只有网内网外全覆盖,帮助青年把好“拔节孕穗期”,才能培养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所真正需要的接班人,才能发扬和光大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世代人打拼挣下的千秋伟业。

    • 统筹兼顾是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中的一条重要原则和工作方法,体现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的要求。新时代高校青年网络异化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调动各方资源建立一个社会共治机制,尤其是建立由政府、企业、高校、高校青年、家庭、社会团体、公众组成的联动治理机制,明确各方的角色定位和扮演。作为政府,需要深入了解网络规律,建立多元监管机制,完善网络法制建设,扮演好管理和服务的角色;作为企业,需要提高行业自律,提高媒体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做好内容输出,扮演好行业守候角色;作为高校,需要提高思想政治工作的合力,发挥高校思政理论课、马克思主义学院建设和学科建设、日常思政教育、网络宣传工作、网络舆情处理等综合功能,提高对各种非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反渗透力,扮演好价值引领角色;作为高校青年,需要清醒地认知自身使命和时代责任,拥有基本的政治觉悟,提高自身的媒介素养和法律知识,自觉坚定“四个自信”,抵制不良思想和价值观的腐蚀,纠正自身的网络异化行为,扮演好网络自律角色;作为家庭、社会团体和公众,需要对高校青年的网络异化行为进行有效觉察和监督,扮演好家庭和社会监督角色。发挥好由各方组成的高校青年网络异化治理联动机制,还需要随着网络发展和变化做好角色转型和定位,才能共建清朗的网络空间。

    • 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实践是认识的来源,是推动认识发展的动力,而且“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13]。高校青年网络异化的原因错综复杂,尤其是高校青年长期接触网络所形成的错误的思想观念和行为习惯,要改造和纠正,需要探求异化治理的实践补偿作用,“力图主导学生发挥其主体性作用”[14]。通过建立有效的实践体系,开展丰富多彩的实践活动,深化高校青年对现实问题的关注和理解。例如,开展热点问题的实践调研活动,让高校青年更好地了解社会中不同群体的生存状态,多听取不同的声音;开展志愿者服务活动,让高校青年通过亲自观察和体验,在利他行为中体现自我价值。甚至,可以有效利用网络技术开展实践活动,比如,VR技术可以有效拓展实践教学的覆盖面和融合度。通过“实践补偿”,可以最大程度地改造高校青年的网络异化中的价值认知,纠正网络异化行为,深入思考社会事务,不容易被网络中的错误言论所蒙蔽和挑拨,更可以让高校青年在多元化的实践活动中,感知真理,实现个体价值增值,从而“不辜负党的期望、人民期待、民族重托,不辜负我们这个伟大时代”[15]

参考文献 (15)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