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研究的回溯与展望

孙亮

引用本文:
Citation:

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研究的回溯与展望

    作者简介: 孙 亮(1981— ),男,安徽蒙城人,副教授,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党的建设和党内法规.
  • 中图分类号: D262.6

The Retrospection and Prospect of Xi Jinping’s Research on the Important Discourse of Comprehensively Governing the Party Strictly

  • CLC number: D262.6

  • 摘要: 习近平开创性地把“从严治党”提升到“全面从严治党”新高度,并使之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加以论述。理论界对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总体研究呈现出样本分布差异显著、前后阶段对比鲜明的特征,在具体研究上则是分别从该论述的提出依据、科学体系与内在逻辑、内容与特征、功能与意义等几个方面进行了研究。相关研究虽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但亦存在研究内容同质化、研究路径模式化等“三多三少”问题,故未来研究需从思想体系的建构、实践的结合转化以及研究范式的创新等几个方面切入。
  • 表 1  样本分布情况

    知网数据库数量 /篇比例 /%
    学术期刊数据库 4 730 55.08
    报纸数据库 3 657 42.59
    博硕士论文数据库 133 1.55
    会议论文数据库 67 0.78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不同年份文献数量

    年份数量 /篇
    2013年 0
    2014年 69
    2015年 1 035
    2016年 2 438
    2017年 2 972
    2018年 1 590
    2019年(截至7月) 512
    下载: 导出CSV
  • [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 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四册) [G].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268.
    [2] 冲破" 关系网”?撕开" 保护层”?临汾地区" 查房”工作取得成效[N]. 人民日报,1984 – 07 – 18(4).
    [3] 新形势下坚持从严治党的全面部署−一谈学习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重要讲话[N]. 解放军报,2014 – 10 – 9(1).
    [4] 龙献忠,陈方芳,刘绍云. 列宁从严治党思想的历史审视及其当代昭示[J]. 河南社会科学,2018(2):28. doi: 10.3969/j.issn.1007-905X.2018.02.005
    [5] 杨正军,丁晓强. 习近平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战略思想探论[J]. 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18,117(3):3.
    [6] 周金堂,廖进球,舒前毅.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形成的时代背景的" 三个考量”[J]. 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18,103(3):3.
    [7] 肖贵清,王然. 试论毛泽东从严治党思想的特色[J].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6(5):55.
    [8] 赵付科.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论析[J].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5(6):67.
    [9] 施秀莉,张士海. 中国共产党从严治党的基本经验及其启示[J]. 中州学刊,2016(2):12. doi: 10.3969/j.issn.1003-0751.2016.02.003
    [10] 吴怀友.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论纲[J]. 毛泽东研究,2015(4):99.
    [11] 侯慧艳.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内在逻辑和理论特色[J]. 科学社会主义,2017(1):118.
    [12] 倪新兵,范伟. 论习近平党建思想的一大亮点−全面从严治党运行机制论[J]. 探索,2017(1):17. doi: 10.3760/cma.j.issn.2095-1485.2017.01.004
    [13] 程国花. 执政党治理现代化视域中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逻辑[J]. 江汉论坛,2017(4):53. doi: 10.3969/j.issn.1003-854X.2017.04.008
    [14] 王炳林. 论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J].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8(2).
    [15] 吕惠东,丁俊萍. 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的理论逻辑、历史逻辑和实践逻辑[J]. 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8,22(1):21.
    [16] 王可园,齐卫平. 习近平党的政治建设思想论析[J].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8(1):89.
    [17] 杨凤城,赵淑梅,张世飞. 全面从严治党新阶段[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55 – 63.
    [18] 蒋斌,陈金龙,程京武. 全面从严治党是全党的共同任务−学习习近平关于党的建设的重要论述[J]. 求是,2015(6):35.
    [19] 王永贵. 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伟大工程的新方略−习近平关于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的新思想[J].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46(6).
    [20] 张士海,王国龙. 习近平" 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研究[J]. 社会主义研究,2015(6).
    [21] 贾凯. 价值、制度、组织:论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创新的三个维度[J].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7(12).
    [22] 任鹏. 从严治党理论与实践研究[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259 – 265.
    [23] 齐卫平. 习近平新时代党的作风建设思想研究[J]. 理论探讨,2018(3):5.
    [24] 刘红凛. 习近平党的作风建设思想的精神品格与实践方略[J].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8(4):84.
    [25] 李拯. 作风建设" 软钉子”为何难拔[N]. 人民日报,2018 – 10 – 11(5).
    [26] 梁柱. 严明党的纪律是从严治党的重要前提[J].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3(3):82.
    [27] 邵景均. 首先是管关键在严−论党要管党、从严治党[J]. 求是,2013(10):26.
    [28] 姜林. 党的纪律建设的内涵和外延[J]. 学习时报,2018 – 05 – 14(5).
    [29] 刘宁宁,汪海燕. 论" 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理论与实践[J]. 马克思主义研究,2015(7):42.
    [30] 李景治. 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应加大" 治本”的力度[J]. 理论与改革,2016(2):1.
    [31] 王传利. 论全面从严治党视野下的系统性反腐倡廉方略[J].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5(9):72.
    [32] 任鹏. 从严治党理论与实践研究[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278 – 281.
    [33] 唐中明. 砥砺前行−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M]. 北京:红旗出版社,2017.
    [34] 丁俊萍. 习近平党建思想的鲜明特征和重大意义[J]. 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8(3).
    [35] 杨德山. 准确把握全面从严治党的特征[J].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5(3):17.
    [36] 谢春涛. 成功走出一条治党新路−学习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J]. 紫光阁,2017(7):10.
    [37] 辛向阳. 全面从严治党是调动人民积极性的关键[J]. 中国纪检监察,2015(21):21.
    [38] 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 [M].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9 – 10.
  • [1] 陶秋香涂继亮杜为 . “双一流”建设视域下行业特色高校创新创业教育生态系统的构建与区域化发展.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3): 110-118.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3.017
    [2] 周良发陈元晴袁柏林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海外传播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4): 27-35.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4.005
    [3] 郑云扬朱芊沄郭玮祎 . 既有工业建筑民用化节能改造方案探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111-118.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18
    [4] 刘伟江婷李可王永祥 . 欠发达地区新型城镇化包容性发展的影响因素分析.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3): 40-50.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3.007
    [5] 杨晶丁国华程志山 . 高校党委落实思想政治工作领导责任的路径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4): 20-26.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4.004
    [6] 平飞 . 基于问题逻辑的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实效性问题探析.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1): 79-85.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1.012
    [7] 胡伯项胡宇喆 . 两大陷阱论视域下文化建设路径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34-38.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06
    [8] 温虹谢石花张立红 . 多视角下高校图书馆联盟服务体系建设.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93-97.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15
    [9] 张玉超 . 互联网+背景下社体专业篮球创新创业课程建设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98-103.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16
    [10] 于波 . 新时代主流意识形态建设的逻辑理路:基于社会阶层分化的背景分析.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3): 13-18, 26.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3.003
    [11] 张栋罗来松万宝方彭颂 . 学生党员先进性视野下“四维度”文明寝室建设探索与实践.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3): 27-31, 64.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3.005
    [12] 刘胜达董玲 . 智慧城市建设背景下智慧物流系统开发人才能力模型构建与应用研究. 南昌航空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1(2): 20-26. doi: 10.3969/j.issn.1009-1912.2019.02.004
  • 加载中
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61
  • HTML全文浏览量:  74
  • PDF下载量:  5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7-03
  • 录用日期:  2019-08-13
  • 刊出日期:  2019-09-01

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研究的回溯与展望

    作者简介: 孙 亮(1981— ),男,安徽蒙城人,副教授,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党的建设和党内法规
  • 1. 武汉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武汉 430072
  • 2. 安徽师范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安徽 芜湖 241003

摘要: 习近平开创性地把“从严治党”提升到“全面从严治党”新高度,并使之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加以论述。理论界对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总体研究呈现出样本分布差异显著、前后阶段对比鲜明的特征,在具体研究上则是分别从该论述的提出依据、科学体系与内在逻辑、内容与特征、功能与意义等几个方面进行了研究。相关研究虽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但亦存在研究内容同质化、研究路径模式化等“三多三少”问题,故未来研究需从思想体系的建构、实践的结合转化以及研究范式的创新等几个方面切入。

English Abstract

  • 善除害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绝其源。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高度重视党的建设,开创性地把 “从严治党”提升到“全面从严治党”新高度,并围绕“全面从严治党”作出一系列重要讲话、指示、批示,这集中反映在已出版的《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摘编》一书中。时代是思想之母,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理论界对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研究在广度、深度、力度上都达到了一个较高水平。回溯已有研究成果有助于梳理历史进程、总结基本经验、发现研究不足。展望未来研究趋向则有助于相关研究少走弯路,以行稳致远。

    • 截至2019年7月,以篇名“全面从严治党”为检索项通过中国知网(CNKI)全库检索,共检索到8 587条结果,前后跨度为5年(2014—2019年)。具体包括学术期刊4 730篇,博硕士论文133篇,会议简报集刊67篇,报纸3 657篇。

    • 对检索到的8 587篇文献进行精确样本分析,按照文献数量多少进行有序排列,具体如表1所示。

      表 1  样本分布情况

      知网数据库数量 /篇比例 /%
      学术期刊数据库 4 730 55.08
      报纸数据库 3 657 42.59
      博硕士论文数据库 133 1.55
      会议论文数据库 67 0.78

      在所有篇名包括“全面从严治党”主题词的文献中,学术期刊和报纸两者的数量要远远高于其他文献,两者合计约占97.67%,其他不到3%。对相关样本进行仔细梳理分析后可知,高校科研群体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理论研究的主体,同时党政领导干部、文宣系统工作者等也在“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论宣讲、贯彻实施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 1) “从严治党”研究阶段(1978—2013年)。从严治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重要建党原则,体现了无产阶级政党的阶级属性。1927年《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首次在决议中提出“党部的指导原则为民主集中制”[1],这就为从严治党提供了组织制度保证。之后毛泽东通过延安整风创造性地把从严治党在理论上和实践上有机结合起来,从而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终胜利提供了政治保障。改革开放之初,针对党的建设存在的诸多问题,党中央实施了整党运动。1984年7月18日,《人民日报》首次完整提出“从严治党”[2]。此后理论界对“从严治党”的历史、内容、体系、结构、作用、意义等多个方面展开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2) “全面从严治党”研究阶段(2014至今)。思想理论界对“全面从严治党”的研究发轫于2014年。依照时间对该年度所发表“全面从严治党”文献数量进行排列,如表2所示。

      表 2  不同年份文献数量

      年份数量 /篇
      2013年 0
      2014年 69
      2015年 1 035
      2016年 2 438
      2017年 2 972
      2018年 1 590
      2019年(截至7月) 512

      明显可见,在2014年之前所检索到的数据为零。但这并不意味着2014年之前思想理论界对 “全面从严治党”的研究一片荒芜,相反2014年之前理论界对“从严治党”的研究为“全面从严治党”的研究积累了丰厚的学术成果,提供了科学的研究范式。因此从2014年开始,思想理论界对“全面从严治党”的研究呈现爆发式增长。主要原因在于习近平在2014年10月8日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中,首次提出“全面推进从严治党”。2014年10月9日《解放军报》首次刊发了论述“全面从严治党”的文章[3]。此后理论界纷纷涉足“全面从严治党”的研究,至今方兴未艾。

    • 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提出不是偶然的,而是由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相关思想是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形成的理论基础。龙献忠[4]认为列宁关于从严治党思想及其实践探索对于我国推进全面从严治党、营造出良好的政治生态有着重大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丁晓强[5]从文化根源、理论基础和经验总结方面概括了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战略思想的提出缘由。周金堂[6]则认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生成的总背景。

      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和建设年代从严治党的理论与实践是新时代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形成的历史背景。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虽未明确提出从严治党概念,但已有从严治党的主体意识和丰富实践。肖贵清[7]总结了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从严治党的历史经验,包括:必须把从严加强思想建设放在党的建设首位;必须依靠严明的纪律从严治党;必须从严培育党的优良作风;必须坚持制度治党遵循法治原则。可见,理论界从历史渊源、理论基础考察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提出依据,为此后相关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

    • 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具有严密的科学体系和内在逻辑,体现了深厚的理论品质。赵付科[8]认为习近平立足于“全面从严治党的基本内涵”“全面从严治党的必然选择”“全面从严治党的着力点”等方面,开创性地提出了诸多新观点新思想,初步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体系。施秀莉[9]认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已形成完整的科学体系,具体表现在全面从严治党的价值意义、核心要求、关键环节、基本路径、应有之义、内在诉求、根本保障等论断上。吴怀友[10]指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是包含目标论、系统论、核心论、方法论、常态论、规律论等 “十论”为主要内容的科学体系。

      从“党要管党”发展到“从严治党”,再提升到 “全面从严治党”,这体现出党的建设这个伟大工程的演进逻辑和发展取向。侯慧艳[11]认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有着严密的逻辑体系,其中包括理论逻辑、方法逻辑、发生逻辑以及实践逻辑,这些为全面从严治党提供了内生动力和实践指南。倪新兵[12]专门探讨了全面从严治党的运行逻辑,认为它们是由运行的主体、客体、载体、目标、理念和路径等元素构成的子系统而组成。有研究者基于执政党治理现代化的视域,深入剖析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制度化、法治化、科学化等三方面治理实践逻辑[13]。承上所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具有严密的逻辑体系和严谨的内在逻辑。

    • 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从内容上可以分为几个方面,理论界很长时期以来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莫衷一是。其中有“五位一体”说,有“六个方面”说,还有“十个观点”说,等等。在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把全面从严治党内容分为七个部分: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制度建设以及反腐败斗争。这种划分方式为理论界的相关论争起到了定分止争的作用。

      1)关于党的政治建设。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这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最新论断。王炳林[14](32)在研读十九大报告的基础上认为,“这是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是 “对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的重大创新,这既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经验总结,更是理论、历史和现实发展的逻辑必然”。丁俊萍[15]系统研究了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的理论逻辑、历史逻辑和实践逻辑,她认为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政治属性。齐卫平[16]认为习近平关于党的政治建设思想来源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和党的领导人有关论述,其实践依据是党内存在的诸多政治问题,其基本要求在于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其理论价值在于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建党治党理论。因此,提升党的政治建设理论和实践水平,是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全面从严治党的中心任务。

      2)关于党的思想建设。党的思想建设在全面从严治党战略布局中处于基础性地位。杨凤城[17]认为应该把思想建党放在重要位置,将其与制度治党紧密结合。把理想信念坚定作为衡量好干部的第一标准。陈金龙[18]把全面从严治党看作是全党的共同任务,认为应以思想建设为其根本,并把其贯穿于党的各项建设之中。同时应突出思想教育重点,加强党性和道德教育。王永贵[19](30)认为“思想建党是中国共产党建党、立党、兴党的逻辑前提和基本原则”。可见,党的思想建设在全面从严治党中具有基础性地位和作用,必须巩固和提高,而不能有任何的削弱和弱化。

      3)关于党的组织建设。党的组织建设为全面从严治党提供了制度保障和内在动力。张士海[20](11)认为:“从严加强党的组织建设,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核心要素。”贾凯[21](44)认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组织维度的创新是其三个创新维度之一,他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通过完善和创新组织机构,为全面从严治党提供了组织和人力支撑”。任鹏[22]首先界定了党的组织建设的涵义,他认为组织建设是党建工作的核心,加强基层党的组织建设有利于培育选拔党的优秀领导干部。其次他认为严肃党内的政治生活、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于党的组织建设具有重要的作用。可见,党的组织建设为党的长期执政提供了重要的组织保障。

      4)关于党的作风建设。作风建设是党的建设永恒的主线和主题。齐卫平[23]认为十八大后整饬党风的实践为新时代党的作风建设谱写了历史新篇章,也揭开了党的作风建设时代帷幕。由此他得出习近平新时代党的作风建设包括以下几个关系的创新:作风与权力、作风与政绩、作风与制度、作风与道德以及作风与家风等。刘红凛[24]从精神品格和实践方略入手深入分析了习近平关于党的作风建设论述,他认为党的作风问题事关党的性质宗旨更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结合现阶段党内作风问题呈现出顽固性与反复性、严峻性与复杂性等特征,他认为应从党性高度对此进行顶层设计与系统部署。李拯[25]认为作风建设“软钉子”之所以难拔主要在于心态上的官僚主义与行动上的形式主义,因此要把两者作为一个整体加以治理方能标本兼治。总之,党的作风建设应抓长、抓常、抓细,从而为营造出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提供政治保障。

      5)关于党的纪律建设。纪律严明是无产阶级政党的一大政治优势和政治特征。梁柱[26]认为党的纪律包括组织纪律和政治纪律,两者相辅相成、有机统一。同时他指出在当前复杂严峻的形势下严明党的纪律对全面从严治党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作用。邵景均[27]认为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必须遵守党的各项纪律,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必须加强党的纪律建设,并认为“政治纪律是最重要、最根本、最关键的纪律”。姜林[28]探讨了党的纪律建设的内涵和外延,他认为其内涵包括四个方面:制定和完善纪律、开展纪律教育、严格遵守纪律以及纪律处分。其外延包括将党的建设各方面纪律化、为党的建设提供保障以及反腐败斗争等三个方面。因此,党的纪律建设必须要以政治纪律建设为着力点,对任何违反政治纪律的组织和党员要依规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6)关于党的制度建设。制度建设关乎根本,更关乎长远。王永贵[19](30)认为制度问题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等多维特征,制度治党是党推进自身建设的重要抓手和新常态,为管党治党提供了强有力的制度保障,同时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政治优势和宝贵经验。贾凯[21](44)认为全面从严治党在制度方面的创新主要体现在党章、准则、条例等党内法规的完善和制定上。张士海[20](12)认为:“从严加强党的制度建设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根本保障。”刘宁宁[29]认为全面从严治党过程中需要建立完备的制度体系、树立制度的严肃性和权威性、提高制度信仰和执行力。可见,在全面从严治党中制度建设能够起到标本兼治的作用,这就要求在全面从严治党中要加强制度建设的顶层设计,从而为党的制度建设提供战略性、全局性的理论支撑。

      7)关于党的反腐败斗争。腐败是政治之癌,反腐败则事关政治全局。李景治[30]认为应辩证分析和处理在反腐败斗争中“治标”与“治本”的关系,而根本之计是加大治本的力度。王传利[31]认为在反腐败斗争中应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从权力与资本双重视角考察腐败成因、设计反腐方略,以建立中国特色反腐倡廉机制。任鹏[32]认为应加强惩戒力度、制度设计以及思想政治教育,从而构筑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立体监督网。唐中明[33](188)认为需要从经济、政治、文化以及政权等多个方面充分认识腐败现象的严重危害,把建设廉洁政治、廉洁文化、廉洁法制等纳入到党的建设全局之中统筹推进。因此,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必须以高度的政治自觉性和责任感来推动党的反腐败斗争,抓早抓小,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8)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相关特征研究。从形而上分析,事物本质属性决定了事物外在特征,在这个意义上理解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相关特征已内在地蕴含在主体内容之中。丁俊萍[34](135)认为习近平党建思想的鲜明特征主要体现在基本理念、基本思路、基本方法、历史任务等多个方面。杨德山[35]认为从理论建构和实践表现看全面从严治党具有:“关键性与整体性相统一、重点性和全面性相结合、严肃性与规范性相协调等特征。”可见,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内容丰富、特征鲜明,反映出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内涵。

    • 功能意指事物满足主体需要的属性,也常作效能或功效。意义即事物对主体所具有的价值。王炳林[14](33)认为以政治建设为统领有助于扭转政治生态,进而巩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赢得党心民心。丁俊萍[34](144)认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谢春涛[36]认为在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引领下中国共产党成功走出一条治党新路。辛向阳[37]从人民立场出发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是调动人民积极性的关键,是落实党的宗旨的根本要求,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根本保障,也是解决群众最现实问题的根本条件。

      唐中明[33](5)认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在党风廉政建设理论与实践、党和国家发展战略布局以及党领导现代化进程路径等方面具有重大理论创新和现实意义。因此,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对于推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社会等各领域的发展具有重大的作用和深远的意义。

    • 承上所述,近几年来,理论界对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进行了全面而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涵盖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理论基础、历史渊源、现实依据、科学体系、内在逻辑、主要特征、重要意义等方面。不仅如此,研究者还阐发了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价值取向、思想方法、精神实质等问题,具有一定的启发性。总体来看,研究者从各自的学术背景和研究视野出发,对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作了多层次、多角度的分析和思考,做出了学术贡献,提供了学术增量。

      具体而言相关研究所提供的学术增量荦荦大端者有四:其一,对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理论基础、现实来源和历史依据进行了深入探讨,夯实了理论之基。其二,对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科学体系和内在逻辑进行了深度剖析,使其逻辑体系及其相互关系更加清晰。其三,对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主要特征进行高度概括,使其独特品质得到充分彰显。其四,对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重大意义进行全面阐释,使其作用和影响更为深远。无疑,研究者的这些学术努力及其研究成果,为后续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在肯定思想理论界学术贡献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上述研究存在着不足之处。总体说来,这些成果存在着“三多三少”现象:一是宣传性文章较多,学术性论文较少;二是论文类成果较多,著作类成果较少;三是普及性著作较多,专题性著作较少。同时由于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发表时间并不长,思想理论界有关这些重要论述的研究时间还比较短,虽然现有的研究成果特别是学术研究论文数量庞大,但就总体来说,是多而不精,研究内容同质化与研究路径模式化等问题比较突出,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尚待挖掘,若干重要问题的研究才刚刚开始,有些研究领域尚待进一步深化与提升。鉴于此,笔者认为今后思想理论界有关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研究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下功夫。

      一是在思想体系上下功夫,着力建构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理论体系。马克思指出:“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38]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业已成为一个相互联系、相互贯通的整体。对这一整体如何全面把握和深入概括,思想理论界已经作了一些努力,也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但总体来看,这些研究成果中碎片化现象较为普遍,有些研究者在剖析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某一方面论题时,有时千方百计地力图穷尽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的所有论述,并将这些论述一股脑儿地汇聚于该论题之中,虽然研究者主观上是想尽可能地揭示这些概念和命题之间的逻辑关联,但阐释过度必然会影响到人们对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全局把握和总体思考,牵强附会必然会伤及思想本身。因此,比较可行的思路是将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进行专题化研究,在专题研究的基础上再进行整合,最大努力地揭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原文原典,最大可能地展示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科学体系。

      二是在实践结合上下功夫,提升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实践转化力。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源于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也理应运用到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中去。因此,我们不但要学懂它,弄通它,还要做实它。所谓做实,就是要在坚持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这一思想武器和科学指南的同时,还要将它与全面从严治党的丰富实践结合起来,实现理论和实践的统一。与此相适应,思想理论界也应将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与中国共产党在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生动实践紧密结合起来,并加以研究,切实防止从书本到书本、从文献到文献的教条化倾向和形式主义问题。在这方面,理论界还有很广阔的天地需要去闯荡。

      三是在分析方法上下功夫,创新多元研究范式,倡导多学科交叉和宽视阈分析。习近平有关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论述文献较多、内涵丰富、博大精深。近几年来研究者对这些重要论述的分析和阐述,大都采用文献研究法,即以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相关文献文本为依据,同时参考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以及中国不同时期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从严治党思想。而其他研究方法运用得并不多,这是很不够的。理论界还应该尽可能地运用比较研究法、案例研究法、调查研究法等多种研究方法,尽可能地采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党史党建、哲学、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等多种学科分析工具,不断创新研究范式,以求全方位、宽视域、多角度地展现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重要论述的立体图景。

参考文献 (38)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